导航菜单

国企高管甘心为行贿人“打工” 断送前程又被判刑

标签专题:张杰被任命为国有企业王伟、周某

中国恒天集团有限公司前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杰受贿案日前,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举行公开听证会,审理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起诉的中国恒天集团有限公司前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杰受贿案。 一审法院以行贿为由判处张杰11年有期徒刑,并处100万元罚款。依法追回赃款赃物和受贿所得,共计1900多万元,没收并上缴国库。

张杰,28岁,当时是纺织工业部最年轻的副局长。34岁时,他成了副局级干部。40岁时,他成为一家大型国有企业集团的“最高领导人”。他在58岁生日时受审。 曾经享有无限声誉的国有企业高管是如何一步步走向自我迷失的深渊的?从张杰的人生轨迹可以发现,他逐渐忘记了自己的党员身份,从全心全意为组织工作到心甘情愿为行贿者“工作”,同时沉溺于追求利润和放荡。 从他利用中央企业资源为自己编织利益网的第一天起,他就注定了法网的终结

记者注意到,在同一天的庭审中,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院长安丰德担任主审法官,北京市第三检察院检察长王伟作为公诉人出席庭审,依法履行职责。 这也是王伟自今年3月底担任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检察长以来,作为主办检察官直接处理的第三起案件。

王伟(右一),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检察长,带领公诉组出庭支持公诉“吃里扒外,用中央企业的钱来补充老板的办公桌”1995年,34岁的张杰成为方化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 当时,一个由房地产开发商李某开发的房地产项目因资金不足找到了张杰帮忙,张杰同意下来。 最终,方化房地产开发公司帮助李彦宏完成了项目中两栋住宅楼的建设。

2001年,张杰成为中国纺织机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纺织机械公司”)总经理 李某再次向张杰提出,由于资金短缺,中国纺织机械公司可以用他的名义购买酒店项目,以解决因银行贷款到期而被起诉的危机。 最后,中国纺织机械公司以2.52亿元的价格收购了酒店项目。

2002年,李某第三次找到张杰,为他的开发建设项目寻求资金支持 经张杰主持的经理办公会议讨论通过,中国纺织机械有限公司投资4000多万元参与项目建设。

李某知道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一方面是张杰一遍又一遍的“给予他想要的一切”,另一方面是他对张杰的“仁慈” 应张杰的要求,2003年,李某在上海为他买了一套价值250万元的房子。 张杰自从调到上海工作后就一直住在这里。他被调回北京后,他的亲戚又搬进来了。

付费平台,老板代言中央企业品牌

2014年,张杰成为中国横田集团党委书记兼董事长 为了增强公司的商业影响力,周向张杰提出了与中国横田集团合作开发房地产项目的想法。 应张杰的要求,横田房地产公司和周氏公司成立了横田房地产(四川)有限公司 次年,周以该公司的名义提交了四川旧城改造项目的投标。 为此,张杰还专程前往四川泸州,与当地政府沟通和交谈,以示横田集团对该项目的大力支持。 最终,周在横田房地产中心企业的背景下中标。

此后,为了进一步发挥中央企业品牌的作用,周小川再次找到张杰,并提出在横田集团下属的一家公司任职。 最终,在张杰的介绍下,周以溢价收购了恒天集团子公司恒天第一投资公司的部分股份,成功成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从一家私营企业的老板转变为一家国有公司的副董事长。 张杰“不遗余力”地背书和表态,周欣自然不得不“明示”并给予张杰前后共计100万元的“奖励”。

2005年6月,时任中国纺织机械公司总经理张杰主持召开中国纺织机械公司党政联席会议,研究决定中国纺织机械公司举办的酒店转让事宜。 在张杰的帮助下,一家姓任的公司以2.6亿元的价格收购了这家酒店的房地产项目。 2009年,在持有该项目4年后,任正非向张杰提出出售该项目,并让张杰帮他找到买家。 张杰没有放弃帮助任正非以5.39亿元人民币将酒店出售给一家国有公司的承诺,不包括运营成本,任正非转手获利超过1亿元人民币。

事实上,早在2000年,张杰就帮助了宏达投资有限公司下属的任何项目公司,宏达投资有限公司被批准入股其董事长。 同样,当张杰想退出任何股票时,他让公司以溢价购买任何股票,任何公司都获得了1000万元的利润。

巧合的是,2011年,张杰又做了同样的事情,帮助任正非入股横田文化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六年后,当任正非提出退股的想法时,张杰利用其国有企业领导人的影响力,帮助任正非将股份溢价出售给他人。

张杰在他的国有企业项目中负责任的所有买卖。在他的帮助下,中央企业成了任何人的后院。在张杰的帮助下,他们来去自由。“三进三出”,张杰与任正非的关系从“交集”变为“交换”,从“交流”变为“交易”,从“八小时以内”变为“八小时以外”。张杰先后收到任志强给的房产和钱,共计1021多万元。 正如张杰本人所说:“自从我和任何人合作以来,我们已经形成了默契。每次我帮助任何人做一个项目或赚一笔钱,任何人都会以不同的形式给我带来一些好处。” “

柯南梦,国家法律之剑毕竟抽了强有力的烟

2018年8月7日,国家监察委员会指定北京市监察委员会管理张杰一案 2019年4月8日,北京市监察委员会将张杰移送北京市检察院审查起诉涉嫌受贿 4月10日,北京市检察院将此案移交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审查。 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受理此案后,王伟检察长牵头组建了检察官办案小组来处理此案。

在审查起诉阶段,检察机关坚持教育的一贯转变。 在审讯过程中,人们发现,尽管张杰说他不反对犯罪事实,但他一再为自己的犯罪行为找借口,将犯罪行为的实施归咎于对法律规定、环境影响甚至对他人的诬陷理解不足,导致供认不全和深深的悔悟。 此外,张杰的犯罪行为大多是以“他周围的人”的名义借款和事后“攻守同盟”的形式进行的。检察机关主动进行监督,巩固侦查阶段的认罪悔罪态度,做好思想教育改造工作。

王伟充分听取了张杰的陈述和辩护,并从思想态度、道德和纪律等方面对张杰进行了解释和教育。对情感和原因的分析促使张杰认罪,并主动分析自己思想的根源:“我说的是我不懂刑法,但事实上我在党性上没有足够的修养,我很幸运,包括没有把它放在我的名下。我觉得组织不会知道的。它实际上欺骗了我自己和其他人,藏起了我的耳朵,偷走了铃铛。直到组织给了我一个分析,我才深刻地意识到我的问题。我真诚地感谢这个组织,让我清醒,否则我仍然会有强迫症 “

在办案过程中,办案小组还积极开展了追回赃物和损失的工作,在审查起诉阶段共追回600万元。

庭审中,王伟宣读起诉书,依法讯问被告,并出具公诉意见,澄清张杰行为的严重违法性,指出其法律责任,并对观众进行法庭警示教育。 王伟说,国有企业领导人要加强党性、使命感和诚实信用的修养,严格执行政治纪律和制度,自觉提高法律素养,加强权力制约和监督。 张杰做了最后的陈述,含泪忏悔。 经过庭审和合议庭评议,北京市 法院采纳了检察机关的所有定罪量刑意见。

在试行阶段,包括中央纪委、国务院国家纪律检查监督委员会、北京市委员会第十六巡回指导小组、北京市人大代表、中国横田集团有限公司在内的六家国有企业的党员干部都参加了试行。 “前车盖,后车诫 出席听证会的国有企业工作人员表示,检察长出庭支持公诉,严格掌握证据,准确执法,不仅有效打击犯罪,也给观众上了一堂特殊的反腐警示和教育课。这是“一件事一件事教育”的普法实践,体现了检察机关代表国家起诉犯罪的良好形象。

槌的声音落下,梦醒了。你几年来去哪里了?正如古人所说:“晨钟和晚鼓唤醒了许多名利双收的客人。” ”张杰终于泪流满面地招供了 正如他最后的声明所说:“不知道离别的痛苦就在一起是最难看到悲伤的时候。” 城市的墙是隔音的,只有眼泪送相思 "

重新打印请保持这个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