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7问北京人文大学被卖成壳事件:谁在身后撑起一张保护伞

原明通道1029.8.12我想分享

温小莉(着名时事评论员)

最近,《中国商报》,《法制与社会》等媒体关注着名的私立学院北京人文大学,涉嫌被周彦波和吴玉强关押。

所披露的问题令人震惊:虽然《民办教育促进法》明确规定“私立学校在私立学校存在期间依法管理和使用所有资产,但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抓住这些资产”;私立学校“恶意终止学校,取款或挪用经营学校的资金”“如果有非法收入,退还费用后将没收违法所得;如果情节严重,将停止和学校订单许可证将被撤销;如果构成犯罪,则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规定有规定。然而,北京人文大学,总价值数亿元,毕业生超过50万,位于北京的神圣之都。在教育部的眼睛下,组织者仍有可能通过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手段卖空壳,而且大部分学校生产被怀疑被转移到个人公司的名下。许多记者报道多年没有质疑。

我不得不说,在这里,法律和法规几乎是空的,呼叫者的呼号是聋的。在这方面,我们不禁要问:周燕波和吴玉强涉嫌犯罪的保护伞是谁?在这个保护伞下面,有多少看不见的人的黑色利益链可能被隐藏?

我整理了许多媒体的报道,并整合了大量的网络信息。我想问以下七个问题。该权利应作为参考,并应向公众通报和监督。二是要严格查处有关部门,明确说明。

组织者随意处理学校生产,为什么没有监督?从报告中,北京人文大学的组织者周彦波和吴玉强似乎正在自己的家中处理萝卜卷心菜。虽然所谓的“程序”已经过去,但这个“程序”不是“程序”,因为学校协议,学校规章,法律和法规显然不允许任何组织或个人入侵学校:这个“程序”是销售学校的市场。程序,“程序”是一个不能出售给学校的法律程序。

然而,不幸的是,“计划”似乎在这里出现故障,而学校的生产已经被视为典型的“公地悲剧”。当然,他们也可以说自己的做法与他们的“程序”一致,但他们必须有足够的权威证据。只接受非公开声明。如果发现权威证据符合其“程序”,则自然会证明其处置的合法性和?薰夹浴?

记者多年来报道过,为什么没有人问过?报道说,记者在北京人文大学变更前后访问了一些学校领导和核心内部人士,访问了《北京人文大学资产评估与体制改革报告书》,《变更举办者协议书》等文件和许多实名报告信,并整理出来。结果:2013年,周彦波和吴玉强先后以个人名义将北京人文大学的生产转移到公司,然后将高价卖给了其他企业。它被怀疑侵犯了大量的学校生产并侵犯了刑法。

据媒体报道,这些文件证实网络有声音,记者都是真名。有理由说周延波和吴玉强涉嫌侵犯学校北京人文大学的生产。有关部门应当对公众和记者作出判决。情况是,没有人曾经问过:既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也不能证明自己是无辜的。

这既不正常也不尴尬。吴强强和北京市教育局局长“私下交出”也是一个长期谣言,所有报道都“扎根”。无论事实是否真实,传闻中的政党都需要“驱散”,即使他们只想证明自己是无辜的。毕竟,摆脱“谣言”的最好方法是告诉公众真相。如果传闻中有谣言,不仅会损害当事人的个人声誉,而且也会对政府不利。

媒体监督披露了这个案子,为什么不追查?在过去,我们曾经是“人民不起诉,官员不付钱”,这样就形成了“人民的大报告,官方的重新审查;人民的报告,官员们都被轻微调查;人们做了不起诉,官员不研究“民间共识。然而,在北京人文学院被怀疑被卖壳的情况下,虽然媒体披露了案件的细节,但有人指出,组织者涉嫌犯罪,可谓“人民的声音” ,但没有相关部门的“官方”。人们的声音被移动并迅速追踪以验证真相。

在中央政府强调倾听舆论的重要性的那一刻,即使“人民的口号”和“官员”不在首都,也是很正常的。一般来说,“人民的指责不予调查”有两个原因:一是“人民的通知”与有关部门的“官员”有着密切的利益关系,“官员”是自我保护的。 更何况;对相关部门的“官方”没有兴趣,“官方”是袖子,不予考虑。在调查和核实之前,这件事是什么类型的财产。

互联网公众情绪继续高涨,为什么没有人说话?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党的舆论工作座谈会上强调,领导干部要增强对付媒体的能力,善于利用媒体宣传政策观点,了解社会情况和舆论,发现矛盾,引导社会情绪。动员人民,促进实际工作。如今,周燕波和吴玉强涉嫌缩短北京人文大学信息的在线搜索可谓“网民舆论持续高发”,但不正常的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没有相关性部门要谈这件事。

其不正常的原因是各级政府部门对网络舆论非常敏感,特别是与国民经济,民生,社会利益和公共利益有关的信息,将及时有效处理。方式。这是时代的表现。具体而言,北京人文大学作为贝壳出售。北京的教育当局完全失去了声音,既没有确认也没有伪造,这令人费解。

为什么土地没有兴趣?据媒体报道,北京人文大学顺义校区40多亩土地现已成为两所私立医院,经营此事的是周艳波和吴玉强。北京人文大学顺义校区土地属于教育用地,具有转移性。根据有关法律法规,土地只能用于教育,严禁改变用途。

在这种情况下,那么很大一部分地方,从一所着名的私立学院,到两所私立医院,所有路过的人都会看到,为什么没有人关心?土地资金充足,土地部门应严格管理每一寸土地的使用。为什么这个地方是一个没人关心的“荒地”?它在管理中被忽视了,还是被隐藏了?

大量的土地和房地产交易涉嫌逃税,为什么不追究?据媒体报道,北京人文大学和北京美国英语语言学院的大量土地和房地产交易。这不可避免地涉及巨额税收。目前尚不清楚这种大规模交易是否依法征税。在这种情况下,北京的税务部门一直试图进行调查和核实。

如果存在走私大量税收的问题,严格调查和公布;如果它不存在,当它被宣布时,它将是无辜的和让人想起的。如今,媒体报道已有很多天,但税务机关尚未采取行动。原因正是神秘所等待的东西。

问题7:社会利益受到严重破坏。为什么没有公诉?北京人文大学已被卖掉,数以亿计的学校作品已经消失。如果确实如此,这将是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学校私立教育受损的最大案例。根据中国的法律法规,教育是公益事业,学校是非营利性的,学校资产是社会所有。

因此,如果北京人文大学数以亿计的学校作品确实遭到破坏,必然会对社会利益造成严重损害。由于北京人文大学的所有权归周燕波和吴玉强所有,原组织者没有形成强有力的监督管理机制,导致了学校的逐步形成。在这种情况下,北京人文大学的创始人,老师和50万名毕业生有权利和义务提起公益诉讼,并要求重新授予被侵占的学校生产,造福社会。

关于公益诉讼,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蒋必新指出,公益诉讼的原告资格标准正在从“直接利益”转向“间接利益”。对于原告资格问题,近年来,法院逐渐放宽了原告的标准。最高人民法院制定的司法解释一般将原告的资格定为“合法利益”,无论是直接利害关系方还是间接利益相关方。可以提起诉讼。

因此,预计随着事件的发展,北京人文大学的老领导,老师和毕业生将主动积极维护学校的权益,及时提起公益诉讼,并追回数百人。数百万学校生产的产品被组织者侵占。性基金为社会造福。如果是这样的话,北京人文大学的精神将永远持续下去,50万学生将有一个家。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集报告投诉

温小莉(着名时事评论员)

最近,《中国商报》,《法制与社会》等媒体关注着名的私立学院北京人文大学,涉嫌被周彦波和吴玉强关押。

所披露的问题令人震惊:虽然《民办教育促进法》明确规定“私立学校在私立学校存在期间依法管理和使用所有资产,但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抓住这些资产”;私立学校“恶意终止学校,取款或挪用经营学校的资金”“如果有非法收入,退还费用后将没收违法所得;如果情节严重,将停止和学校订单许可证将被撤销;如果构成犯罪,则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规定有规定。然而,北京人文大学,总价值数亿元,毕业生超过50万,位于北京的神圣之都。在教育部的眼睛下,组织者仍有可能通过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手段卖空壳,而且大部分学校生产被怀疑被转移到个人公司的名下。许多记者报道多年没有质疑。

我不得不说,在这里,法律和法规几乎是空的,呼叫者的呼号是聋的。在这方面,我们不禁要问:周燕波和吴玉强涉嫌犯罪的保护伞是谁?在这个保护伞下面,有多少看不见的人的黑色利益链可能被隐藏?

我整理了许多媒体的报道,并整合了大量的网络信息。我想问以下七个问题。该权利应作为参考,并应向公众通报和监督。二是要严格查处有关部门,明确说明。

组织者随意处理学校生产,为什么没有监督?从报告中,北京人文大学的组织者周彦波和吴玉强似乎正在自己的家中处理萝卜卷心菜。虽然所谓的“程序”已经过去,但这个“程序”不是“程序”,因为学校协议,学校规章,法律和法规显然不允许任何组织或个人入侵学校:这个“程序”是销售学校的市场。程序,“程序”是一个不能出售给学校的法律程序。

然而,不幸的是,“计划”似乎在这里出现故障,而学校的生产已经被视为典型的“公地悲剧”。当然,他们也可以说自己的做法与他们的“程序”一致,但他们必须有足够的权威证据。只接受非公开声明。如果发现权威证据符合其“程序”,则自然会证明其处置的合法性和无辜性。

记者多年来报道过,为什么没有人问过?报道说,记者在北京人文大学变更前后访问了一些学校领导和核心内部人士,访问了《北京人文大学资产评估与体制改革报告书》,《变更举办者协议书》等文件和许多实名报告信,并整理出来。结果:2013年,周彦波和吴玉强先后以个人名义将北京人文大学的生产转移到公司,然后将高价卖给了其他企业。它被怀疑侵犯了大量的学校生产并侵犯了刑法。

据媒体报道,这些文件证实网络有声音,记者都是真名。有理由说周延波和吴玉强涉嫌侵犯学校北京人文大学的生产。有关部门应当对公众和记者作出判决。情况是,没有人曾经问过:既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也不能证明自己是无辜的。

这既不正常也不尴尬。吴强强和北京市教育局局长“私下交出”也是一个长期谣言,所有报道都“扎根”。无论事实是否真实,传闻中的政党都需要“驱散”,即使他们只想证明自己是无辜的。毕竟,摆脱“谣言”的最好方法是告诉公众真相。如果传闻中有谣言,不仅会损害当事人的个人声誉,而且也会对政府不利。

媒体监督披露了这个案子,为什么不追查?在过去,我们曾经是“人民不起诉,官员不付钱”,这样就形成了“人民的大报告,官方的重新审查;人民的报告,官员们都被轻微调查;人们做了不起诉,官员不研究“民间共识。然而,在北京人文学院被怀疑被卖壳的情况下,虽然媒体披露了案件的细节,但有人指出,组织者涉嫌犯罪,可谓“人民的声音” ,但没有相关部门的“官方”。人们的声音被移动并迅速追踪以验证真相。

在中央政府强调倾听舆论的重要性的那一刻,即使“人民的口号”和“官员”不在首都,也是很正常的。一般来说,“人民的指责不予调查”有两个原因:一是“人民的通知”与有关部门的“官员”有着密切的利益关系,“官员”是自我保护的。 更何况;对相关部门的“官方”没有兴趣,“官方”是袖子,不予考虑。在调查和核实之前,这件事是什么类型的财产。

互联网公众情绪继续高涨,为什么没有人说话?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党的舆论工作座谈会上强调,领导干部要增强对付媒体的能力,善于利用媒体宣传政策观点,了解社会情况和舆论,发现矛盾,引导社会情绪。动员人民,促进实际工作。如今,周燕波和吴玉强涉嫌缩短北京人文大学信息的在线搜索可谓“网民舆论持续高发”,但不正常的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没有相关性部门要谈这件事。

其不正常的原因是各级政府部门对网络舆论非常敏感,特别是与国民经济,民生,社会利益和公共利益有关的信息,将及时有效处理。方式。这是时代的表现。具体而言,北京人文大学作为贝壳出售。北京的教育当局完全失去了声音,既没有确认也没有伪造,这令人费解。

为什么土地没有兴趣?据媒体报道,北京人文大学顺义校区40多亩土地现已成为两所私立医院,经营此事的是周艳波和吴玉强。北京人文大学顺义校区土地属于教育用地,具有转移性。根据有关法律法规,土地只能用于教育,严禁改变用途。

在这种情况下,那么很大一部分地方,从一所着名的私立学院,到两所私立医院,所有路过的人都会看到,为什么没有人关心?土地资金充足,土地部门应严格管理每一寸土地的使用。为什么这个地方是一个没人关心的“荒地”?它在管理中被忽视了,还是被隐藏了?

大量的土地和房地产交易涉嫌逃税,为什么不追究?据媒体报道,北京人文大学和北京美国英语语言学院的大量土地和房地产交易。这不可避免地涉及巨额税收。目前尚不清楚这种大规模交易是否依法征税。在这种情况下,北京的税务部门一直试图进行调查和核实。

如果存在走私大量税收的问题,严格调查和公布;如果它不存在,当它被宣布时,它将是无辜的和让人想起的。如今,媒体报道已有很多天,但税务机关尚未采取行动。原因正是神秘所等待的东西。

问题7:社会利益受到严重破坏。为什么没有公诉?北京人文大学已被卖掉,数以亿计的学校作品已经消失。如果确实如此,这将是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学校私立教育受损的最大案例。根据中国的法律法规,教育是公益事业,学校是非营利性的,学校资产是社会所有。

因此,如果北京人文大学数以亿计的学校作品确实遭到破坏,必然会对社会利益造成严重损害。由于北京人文大学的所有权归周燕波和吴玉强所有,原组织者没有形成强有力的监督管理机制,导致了学校的逐步形成。在这种情况下,北京人文大学的创始人,老师和50万名毕业生有权利和义务提起公益诉讼,并要求重新授予被侵占的学校生产,造福社会。

关于公益诉讼,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蒋必新指出,公益诉讼的原告资格标准正在从“直接利益”转向“间接利益”。对于原告资格问题,近年来,法院逐渐放宽了原告的标准。最高人民法院制定的司法解释一般将原告的资格定为“合法利益”,无论是直接利害关系方还是间接利益相关方。可以提起诉讼。

因此,预计随着事件的发展,北京人文大学的老领导,老师和毕业生将主动积极维护学校的权益,及时提起公益诉讼,并追回数百人。数百万学校生产的产品被组织者侵占。性基金为社会造福。如果是这样的话,北京人文大学的精神将永远持续下去,50万学生将有一个家。

本文为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