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冯鑫“暴风眼”悬疑:蹊跷并购基金和意大利“兄弟”

?

“Andrea Radrizzani(以下简称”安德烈“)是我的兄弟,他代替我说话。”在2016年6月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风暴集团首席执行官冯昕如此称呼MP& amp;的创始人。席尔瓦(以下简称“MPS”)安德烈。

会议宣布了一则重要信息,即Storm Group和Everbright Capital的全资子公司联合推出的“上海协信投资基金”已完成对MPS的65%股权收购。风暴集团当时表示,MPS是“世界顶级体育赛事中的第一个,在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以及90多项全球赛事权利。”冯欣更为直接。在现场,他决定预测:“MPS是风暴进入体育产业的门票。”

但这会适得其反。 7月28日,风暴集团宣布冯昕被公安机关对涉嫌犯罪采取强制措施,有关事项仍有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随后《第一财经报道》表示,冯欣被捕,主要涉及收购MPS项目的贿赂行为。

回到当时对MPS的收购,对该项目确实存在很多疑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机构分析师向投资网络指出,回顾此次收购有点过于草率。

如果媒体报道属实,收购MPS可能会导致冯欣陷入困境。 MPS的两位主要创始人似乎已经“脱离了游戏”。

投资网络发现,Andrei和MPS的另一位创始人Riccardo Silva分别于7月27日和7月11日转发了他们的新公司信息。今天,两位创始人,体育赛事版权公司Eleven Sports的所有者,投资了英国足球俱乐部Leeds United;其中一家收购了体育赛事数据服务公司Sport Business,同时还持有迈阿密足球俱乐部的股份。在他们的社交平台的自我介绍中,没有与MPS相关的信息。

img_pic_1564564480_0.jpg

(MPS两位创始人的社交网络)

事情仍然在发酵。对于冯欣的东窗事件,昨天晚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新的说法。《上海证券报》报道称,冯欣被上海经济调查局带走,或参与了“罗静案”。根据该报告,暴风城集团和罗静的附属公司都与Gopher的资产合作,两者都是雷鸣般的。 “有许多相似之处。”

另一方面,7月30日晚,东山精密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互动交易所回应了网友,称该公司应收风暴集团的大笔应收账款主要是由于风暴集团子公司的风暴情报。 Storm Group仅持有Storm Intelligence的22.06%股权,而Shandong Precision持有Storm Intelligence的11.03%股权,Storm Intelligence是该公司的第三大股东。东山精密表示,冯欣被采取强制措施,主要是由于风暴集团股东的行为。《上海证券报》据报道,这个答复方证明冯欣的“过错”或个人原因与风暴集团无关。

“主要的事情仍然是不知道犯罪,所以有可能。”上述分析师告诉投资网,他表示冯昕之所以被迫采取措施并不是很好的猜测。

仓促的47亿跨境收购

MPS由意大利商人Ricardo于2004年创立,他是英国冠军队Leeds United,Andrei和另一位股东Carlo Pozzali(“Pozali”)的老板。据彭博新闻报道,席尔瓦和安德烈共同持有MPS 80%的股份,Pozali占据最少份额。

在MPS成立后,它迅速发展,成为全球体育媒体权利市场中最大的参与者。它有权播放英国,德国和意大利联赛以及一级方程式赛车等重大比赛。

2015年9月,MPS在国际上寻找私募股权投资者,目标是7亿美元。在该公司收购其65%的股份后,该公司已将其估值推高至1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6.38亿元)。在此次收购中,瑞银担任MPS的FA,而Yishang和Zhongjin则是光大和风暴的FA。

其中,宜尚正在进行跨国并购FA。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冯林表示,收购MPS的运作从开始到正式交付仅用了六个月。 “六个半月的并购过程进展相对较快,现在几个月内很难完成。”《华夏时报》引用上海华融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文龙表达了这一观点。

收购完成后,MPS三位创始人持有的股份减少至35%,公司的所有决定均由Storm和光大处理。

从那时起,从公开报道来看,MPS开始失去相关体育联盟的版权和合同。其中,2017年10月,MPS失去了意甲国际版权,这是MPS最大的收入来源之一。这种损失导致公司逐渐陷入财务困境。在此之后,MPS无法支付版税,据报道,他们在德甲上拖欠了大约1000万美元。

Dip Xin Fund发布的通知表明,2018年10月,MPS伦敦子公司(集团的原运营总部),摩纳哥子公司和都柏林子公司先后进入破产清算阶段。维基百科显示该公司于2018年10月被取消。目前,MPS的官方网站尚未开通。

据彭博社报道,MPS的两位主要创始人安德烈和里卡多利用他们的行业影响力和个人关系来锁定MPS的大部分体育赛事。随着上述两人的离去,MPS体育赛事的版权交易变得缓慢而混乱。今年3月,Storm,光大和其他相关公司就针对伦敦高等法院的商业诉讼向MPS提起诉讼。该公司的两位创始人参与其中。

事实上,多家媒体报道,早在2015年8月,安德烈和里卡多就已经减少了MPS的股权,从原来的控股到非控股。 2015年,安德里亚成立了Eleven Sports,这家公司也经营体育赛事。 2017年,里卡多收购了体育事件数据服务公司Sport Business。从那以后,两人也加入了足球俱乐部。

目前,十一体育和体育业务仍在运营,趋势良好。 2018年,Eleven Sports购买了在英国和爱尔兰的西甲联赛,意甲联赛,荷兰联赛和中国超级联赛的转播权。2019年,它与台湾职业棒球队达成了接力服务协议。

从收购到公司进入破产清算阶段,MPS创始人似乎已经“离职”。为此,投资网络向Andrea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是否了解Feng Xin以及该事件是否涉及MPS。与此同时,他还被问及他不再管理MPS运作的具体时间。截至7月31日,中国网未能得到回应。

上述投资机构的分析师告诉China Investment.com,体育版权运营公司属于轻资产公司,并严重依赖创始资源。一旦创始人退出,他们就会对整个商业模式产生影响。那么,当上海协信投资基金开始收购MPS时,公司是否进行了尽职调查?为什么在收购时没有竞争禁止MPS核心人员?

“现在,回头看,这可能是一个仓促的交易,”分析师说。他还表示,52亿元的资金规模相当大。在2016年初,该基金已经募集了该行业的投资者,其投资机构也收到了邀请。但是,由于对经理的不信任,他们没有参加。

为什么基金有3个GP,它也是由金融机构《差额补足函》发行的?

上海协信投资基金是暴风城风暴投资和光大证券光大资本共同投资的合资基金。 2016年5月,上海协信投资基金宣布收购65%的MPS。根据风暴集团当时的公告,Dip Xin基金的股东名单包括14名出资者,总投资额为52.03亿元人民币。

img_pic_1564564480_1.jpg

(风暴集团2016年5月公告简介此基金和收购)

其中,投资最多的是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渗透后的实际主体是招商银行),出资额为28亿元。其次,嘉兴招远永进股权投资基金合伙(LP)是6亿元人民币;其他投资者包括上海爱建信托,光大资本,深圳科华资本等公司。

光大资本子公司,风险投资公司和上海群亨金融服务公司各自为GP提供了100万元人民币。

上述投资机构分析师告诉投资网络,投资基金拥有三个全科医生的情况极为罕见。他认为投资基金通常是单GP或双GP。分析师表示,三名全科医生将影响整体决策权,“GP很可能会在第三轮大奖赛中再次推出GP,这将使决策非常顺利。”

这本来是一个很好的收购计划。《好奇心日报》根据该报告,根据当时的基金协议,Storm与光大联手筹集银行和财富管理公司以收购MPS。收购后,如果没有意外,MPS将在18个月内进入上市公司系统。通过这一举措,资助者将能够顺利退出。

如果MPS被注入暴风城集团,它可能会给公司带来巨大的好处。 2015年,暴风城在创业板上市,40天内每日收获36个,市值超过400亿元。但在股价继续下跌之后,或许为了推高股价,风暴开始寻找新的网点。那个时候,由于“没有。 46“国务院文件”,中国首都正在进入体育市场。

但随着风暴的市场价值持续下跌从超过400亿元跌至17亿元,MPS公司破产,一切都“崩溃”。

《经济观察报》今年3月,据报道,在上海协信投资基金协议中,优先投资者出资32亿元,包括财富管理资产及关联方投资,总投资28亿元元;资本和风暴投资分别由LP的资金6000万元和2亿元资助,两者均低于后者。剩余的中级LP,根据项目投资金额,估计每年固定投资收益为15%。

MPS“崩盘”后,不仅注入了上市公司计划的打击,而且光大资本将继续给投资者15%的年固定收益。因此,今年5月8日,光大证券发布公告,其相关子公司起诉暴风城集团索赔7.5亿元。由于风暴集团和冯昕最初承诺在收购MPS后双方合作回购股份,但后来没有履行,这部分股权和利息的价值约为7.5亿元。

6月1日,招商银行还起诉了光大资本,并要求履行弥补差额的义务。诉讼金额约为34.89亿元。这包括28亿本金和利息。补货义务是指光大资本的《差额补足函》。一些媒体报道说,正是在此《差额补足函》,招商银行投资28亿元成为该基金的最大股东。

上述投资机构分析师告诉投资网络,金融机构很少出现《差额补足函》,即使该银行的理财产品不会承诺严格支付。 “作为投资者,我也回顾并反映海外并购项目也有不合理的责任。投资机构在追风时也容易失去理智。”投资者情绪激动地打电话。

捕鱼真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