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难忘广场电影(散文)

  作者:小嘉

  月上树梢星儿点点,夜色笼罩山村,银幕拉起来,音响一放,引来四乡八邻男女老少聚集在中心村的大明堂上,老人坐着、年轻人站着,小孩爬上高处,电影《小花》里一首“妹妹找哥泪花流”感动了无数人;《西游记》孙悟空的神通广大,金箍棒无边威力让小孩子着迷;《红楼梦》《梁山伯与祝英台》千古爱情佳话令不少姑娘小伙子为之感动。

  8772fec002de48fe997fcb32e60eb4b5

  广场电影最流行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前大集体时期,当时农村人很少外出打工,上午队长哨子一响就出工,下午哨子一响就收工。山村的夜晚寂静又漫长,大家三五成群聚拢一块聊个天打个牌,以此消磨时间。那时农村已基本解决了温饱,村里买了拖拉机通了电,实现了耕田不用牛、点灯不用油的梦想。物质生活有了较大改善。后来公社有了电影放映队,每月巡回在几个中心村演广场电影。咱村离中心村有三四里路,爬上村后面那座高高的山坡,远远地能看见中心村六十田广场拉起来的幕布。六十田是一处有三亩地面积的广场,能容纳附近六七个自然村的上千人,每当要放电影时,村里人都得赶早从家里搬来椅子凳子在广场抢个好位置,抢先的还能挑个中间靠前的“黄金地段一等座”。在大家争先恐后抢座位时,有人看上广场靠边的那一排石凳子,在上面摆些瓜果泡杯茶水做几碗观音豆腐卖给村民。

  我六七岁的时候很羡慕大人们一拨接一拨往中心村赶电影场,拽着家中两位姐姐的衣角前去看热闹,头一两次都是大姐“可怜”我才带上我,广场上人头攒动踮起脚尖也只能闻其声难见其影,大姐得想方设法为我找个高处,还好邻村熟悉的人多,人家都愿意挪出半条凳子让给我一个站位。放完第一个带子人全部到齐了,大家的兴致也开了头,在接下去的几十分钟是留给大队部的,大队干部早已等候在放映机旁,拿起话筒播个通知、传达几句上级会议的精神,或者冬季防火夏季卫生、农忙时节的农事安排等等。正因为穿插着这些工作的因素,我们才能经常看上广场电影,在这短短几分钟内除了小孩嬉戏打闹以外大人们都能静心倾听,因为开了个头的影片早已吊住大家的胃口。如果要召集一次全体村民大会可能要费不少的人力和时间,这也许是广场电影的另外一种功能。有时候,临时家中有事,要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找个人那也是一件容易的事,向大队干部一汇报,马上在喇叭上播个寻人启事,这些电影之外的情节也让人记忆犹新。

  9408ad7eafd241ca9bbf6cbbb5a6f100

  等电影散场时我已是睡意蒙,走了一半回家的路双脚像是踩在棉花上迈不开腿,无奈两位姐姐只能轮流背着我回家,久而久之两个姐姐总觉得我是个累赘再也不愿带我。过了两三年以后不再依赖两位姐姐,看完电影自己能回家了,而且还能走在两位姐姐之前,看到弟弟“自食其力”了,姐姐也高兴。但我还是希望在家门口也能看上一场广场电影。

  演一场电影聚人气又喜庆,后来农村时兴结婚办喜事参军当兵升学也放场电影。奶奶一生行善助人为乐活到了九十多岁,那几年在农村这个岁数已算高龄了,那一年父亲与城里的姑姑商量也想给她庆贺一番,姑姑就想到给大家放场电影既简便又实惠。

  250326a3f6ad4d6bbc5028a1dfc37894

  如今是信息网络化时代,要下载观看一部电影在电视、电脑、手机上动动手指信手拈来,曾经的几百人聚集在广场看电影的情景已一去不复返,但广场电影作为一种文化产物的沿袭却永远不会消失。县文化部门隔三差五下乡入村送电影,每当银幕拉起音乐放起来唤起的是上一代人美好记忆,带上一条小坐凳在空旷的广场看上一部老片子体验回味过去,找回的是一些消失已久的感觉。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