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P2P的第一个本命年:行业老大所长遭遇流年不利

   21:37

  来源:砍柴网

P2P的第一个本命年:行业老大所长遭遇流年不利

  

来源为“路透社”的新闻在网贷圈内发酵。

新闻援引了不具名的知情人士称,“中国最大在线财富管理平台之一的陆金所计划退出P2P业务,而P2P业务曾是陆金所的核心业务”。

  一时间人心惶惶。无论是行业规模还是品牌知名度都堪称巨头的陆金所的动态,似乎一下子冲淡了不久前京东、希望金融入局P2P网贷的利好消息。

  陆金所爆料这一消息背后的隐藏含义如何?P2P网贷行业是否正在遭遇“本命劫”?这篇文章,晓典将结合近期市场热点动态随意唠一唠嗑。

  1

  网贷行业老大的流年不利

  很多投资人接触到的第一家P2P网贷平台,就是陆金所。

  背靠大树好乘凉,正如外媒给予的光环 “中国最大在线财富管理平台之一”,平安陆金所对各式各样的理财产品进行布局,P2P网贷作为其中的一份子,借助强大的普惠资产端以及颇具实力的导流端很快发展起来。

  彼时的陆金所,产品并没有现在这样单一。以“变现通”为代表的净值标短至3天,36个月等额本息散标的回款被自动复投至平安旗下的货币基金,这些在现在看来“不太合规”的产品,当时却因为较高的收益及便捷的用户体验深得市场青睐。

  2016年12月,陆金所正式拆分出“陆金服” ,使其独立从事P2P网贷。一些业内观点解读为“向合规靠拢”却没有进一步阐述,但已经有了部分“混业经营不被监管认可”的意味。

  今年4月,有媒体爆料,“多家接近上海监管的网贷平台人士透,上海监管升级P2P“双降”,要求借贷余额和机构数量压降一半”。作为上海地区乃至全国地区的待收巨头,是否如外媒所称受到此类的“监管障碍”,恐怕只有背后的知情人士才能够获得详情。

  但“清除上市障碍”一说似乎更得到行业人士的认可。陆金所被传上市已久,在其后方的小弟们早早登陆了港股美股,被视为独角兽的陆金所却迟迟没有动静。

  据近年观察,陆金所资管产品风波不断,甚至有投资人通过拉横幅的方式表示抗议,但旗下P2P业务却波澜不惊,除了2017年因为一场子虚乌有消息而上演的“惊魂24小时”,陆金所的P2P被认为是最为靠谱的投资产品之一,“要是你连所长都不敢投,那你就别投P2P了”。

  陆金所的爆料,既反射出严苛行业环境下的平台状态,也透露着其自身的些许无奈。从陆金所针对传闻的回应也能够看到,外媒爆料属于意料之外,所长回复也较为保守。撰稿时晓典再次观察了一下陆金服的债权转让区,有不少标处于转让状态,但价格相比“惊魂24小时”那次已经多了不少谨慎,侧面表明P2P出借人对所长家资产还是较为认可的,不愿骨折甩卖。

  2

  P2P的第一个本命年

  从2007年国内首家P2P平台的成立算起,P2P至今已经跌跌撞撞走过了12个春夏秋冬,迎来属于自己的本命年。

  经历了草莽辈出、群雄混战的时代,P2P先后经历数次雷潮。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仅凭道德是无法约束金融底层风险的,比如雷潮中的跑路平台,再比如曾经支付行业屡见不鲜的二清机跑路。

  如今支付的紧箍咒是下来了,有了牌照制,有了备付金缴存,俨然成了甜蜜的负担。但P2P网贷的监管却迟迟没有落地,说好的备案试点变成了监管试点,给原本就不甚明朗的P2P前景更蒙上了一层迷雾。

  但依然有人坚守着,为了争取在全国范围内合规经营,增资至5亿元的P2P平台前赴后继,京东、新希望等大佬相继提前布局,难道他们都是飞蛾扑火?这可未必。背后既体现出各家对待P2P未来的预判不一,也侧面反映出各地监管对待P2P网贷的态度各异。

  再者,转型助贷与消金,并不意味着公司就完全消失了借贷业务仍旧存续,借款人依旧能借到钱,但与P2P不同的是,借钱给这些用户的,将不再是P2P出借人,而是来自于机构的资金。

  从出借人的角度来看,未来你很可能遇到这样一种情形投资资管产品,看一下底层如何,却发现无比眼熟:这不是跟当初投P2P时候的借款人差不多么。但不同的是,资管产品预期收益率更低,还要求自担风险。

  这是什么情况?其实背后体现的,正是财富管理格局的重塑。

  3

  财富管理格局正在重塑

  有人说P2P是害人精,那大概率是在P2P投资中受损的人。

  同样的情形可以发生在股民身上,股票大亏后指责其是害人精;也可以发生在炒币者身上,私募投资者身上等等。

  短短3个礼拜不到,财富管理市场便传出各种“大新闻”:

;信托公司等多家关联方亦卷入其中;

  7月15日,德邦物流发布公告称,其购买的1.6亿理财产品到期无法兑付;

  就在前两天,底层为“闽兴医药”应收账款转让的项目被爆出萝卜章,踩雷的数家信托机构赫然在列。

  连陆金所也在6月底因代销资管违约被媒体点名:兑付仍无实质性进展。

  一个个残酷的案例,将金融资产的底层风险充分暴露在大众面前。

  不论怎么投资都会面临风险:投资小额分散标的面前逃废债的风险,投资大额机构标的面临道德造假、环境恶化风险。

  活到本命年,P2P被唱衰了不知道多少次又依旧存续,晓典认为:

  P2P仅仅是资金资产直接对接的一种形式,底层的借贷需求永远存在,即便强行改变其形态,把散户资金转成机构资金,但不能改变其底层存在的风险性。在道德风险、逃废债风险尚未有效规避的当下,机构资金亦能够通过各种渠道发售代销的产品感染到一个一个的个体投资人。

  比如先前热议的“银行理财子公司”话题,就是这样一种形式上的风险隔离。通过各种“去刚兑”的强调,告诉你“不懂的就不要投”。

  其实从营造良好市场环境的层面来讲,市场管理者能够做的事情,远远不止压降规模这么简单,如何严惩材料造假者,如何向流于形式进行风控的负责人追责,如何界定代销机构权责,如何衡量逃废债指标的改善等等,很多内容还没有明确。金融消费者仍在市场中处于底层弱势地位。

  P2P网贷何时能够迎来正名的那一天?晓典先前提到过,待去刚兑理念成熟之际。

  去刚兑了,风险自担了,那么亏损你也怪不得别人了,管理起来得心应手了。

  比起担心所谓的“P2P还能投吗”“信托还能投吗”“私募还能投吗”这种问题,不如扪心自问一下:

  “你,做好了去刚兑的准备了吗?”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陆金所

  网贷

  晓典

  底层

  本命年

  阅读 ()

  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