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兴龙实业退居二股东后 东方金钰实控人赵宁辞任董事长

东方金钰实控人赵宁辞任董事长Straight Flush Finance 2天前我要分享

原控股股东云南兴隆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隆实业”)由于持股比例下降而跌至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东方金隅实际控制人赵宁,还宣布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

赵宁辞去董事会主席的职务

8月4日晚,东方金隅宣布公司2日收到赵宁和宋晓刚的书面辞职报告。由于身体原因,赵宁向公司董事会主席,董事和董事会专业委员会成员申请辞职。从上述职位辞职后,赵宁将不会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此外,宋晓刚因个人原因向公司董事及董事会专业委员会成员申请辞职,仍担任公司财务总监和董事会秘书。

根据公开资料,赵宁出生于1981年。他是中国珠宝玉石珠宝行业协会副会长,云南珠宝协会副会长,东方金路,兴隆工业的前控股股东,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Wind表示,早在2006年,赵宁就任上市公司董事,并担任副总裁,副董事长,董事长等职务。

宋晓刚是深圳发展银行罗湖分行的负责人。 1988年至2012年4月,任深圳市城市建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财务部副主任,深圳世纪星源有限公司董事。2012年,他加入东方金路,任职担任公司董事和财务总监。

此前,“证券时报”记者报道,这不是赵宁,而是该公司前董事长赵兴龙,他实际上管理着公司的日常事务。赵兴龙实际上还控制了另一家上市公司Orviet Communications。

4日晚,东方金罗同时宣布,公司计划于2019年8月20日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增加两名新董事的提议。

根据公告,由于公司董事赵宁和宋晓刚辞去董事职务,根据《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公司董事会提名张文峰和施永琪为第九届董事候选人。董事会会议,任期自批准之日起至股东大会。董事会到期。

据公开资料显示,张文峰自2018年8月起担任东方金隅总裁。石永琪未出现在上市公司监事的高级名单中。

天月超资料显示,施永琪是江苏东方金豪智能机器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机器人”)的法人,东方金隅持有金罗机器人40%股权。

兴隆工业降级为第二大股东

在赵宁离开东部金路之前,其控制的兴隆实业已退休至上市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在赵提交辞职报告当晚,东方金隅宣布,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代表“上新 - 普音伊伊第4集体基金信托计划”)称“上海国际信托”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8月1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从上新 - 普银义义集体基金信托计划账户中扣除了兴隆实业持有的公司1.05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7.75%)。

公告称,此次股权变动不会导致东方金路实际控制人变更,原第二大股东瑞丽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为第一大股东,兴隆实业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上海国际信托成为公司的第三大股东。

兴隆实业不仅面临着持股的简单转让。 7月29日晚,东方金罗宣布其债权人第一太阳能控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两起案件,理由是该公司及其子公司深圳金罗破产,重组。合并合并为破产。

这不是东方金隅第一次申请破产重组。

2019年1月,在证券和期货委员会违反调查信件后不久,兴隆实业申请破产重组,并以公司无法偿还到期债务并具有明显偿债能力为由提起诉讼。

截至1月21日,兴隆工业向东方金路借款16.49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但仍无法偿还。但是,由于“与信息有关的部分信息不完整”,该申请没有取得进展。

6月6日,兴隆工业提交了另一份东方金隅破产重组申请。法院接受并提起诉讼。如果无法成功完成破产和重组,东方金隅有被宣告破产的风险。

根据东方金罗的最新公告,债务尚未结清。截至4月18日,金隅珠宝的逾期债务为6.76亿元,东方金隅的逾期债务总额为33.85亿元,合计40.61亿元。

辞职仍然难以摆脱监管问题

虽然东方金隅的前房地产总监已经离开了市场,但赵宁仍然无法逃避监管部门的关注。

2019年2月2日,东方金罗发出通知,称赵宁和王伟有意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兴隆实业100%的股权转让给中国蓝天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蓝田) 。转让完成后,中国蓝天将间接持有东方金路31.42%的股权,后者的实际控制人将更改为中国蓝田。

随后,上海证券交易所于2月10日,12日和17日向东方金禧年发行《问询函》和《监管工作函》,直接指向东方黄金点。最终,东方金隅宣布实际控制人赵宁决定终止收购。

7月18日,中国证监会发布《调查通知书》给兴隆实业,兴隆实业的法定代表人和中国蓝天公司及其相关人员赵宁。由于上述股东及相关人员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中国证监会决定对上述股东及相关人员进行调查。

2019年1月16日,东方金宇也收到了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该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而决定调查该公司。

此外,据上海证券交易所7月29日报道,由于违反了东方金禧的信息,因此决定公司及公司现任董事长(董事会代理秘书)赵宁,当时的总经理张文峰,当时的董事兼财务总监宋晓刚,当时的独立董事和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召集人张兆国一直关注监督。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019年1月31日,东方金隅披露了2018年度业绩预亏公告。预计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在9亿元至1亿元之间。未解决的债务逾期对公司运营产生重大影响,利息支出较多,资产减值损失计入,并披露不存在影响业绩预测准确性的重大不确定性。

2019年4月23日,公司披露了业绩公告并更正了公告。据估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年度净利润将为-1.6亿至-17.5亿。纠正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将于2019年3月至4月收到。深圳国际仲裁法院和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决预计将产生6000多万元的营业外支出,其中公司确认为预计负债。 4月30日,该公司披露了其2018年年报。公司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18亿元。

上海证券交易所表示,公司的年度业绩是投资者关注的主要问题,可能对公司的股价和投资者决策产生重大影响。公司应根据会计准则对当前结果进行客观,谨慎的估算,并仔细预测结果。 2018年公司的实际业绩与预测业绩之间的差异达到了56.18%。该公司披露,业绩预测并不谨慎,并未提示影响业绩预测准确性的不确定性风险。与此同时,公司于2019年4月23日发布了业绩预测修正公告,并更正了信息披露。

),获取更多财务信息

收集报告投诉

原控股股东云南兴隆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隆实业”)由于持股比例下降而跌至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东方金隅实际控制人赵宁,还宣布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

赵宁辞去董事会主席的职务

8月4日晚,东方金隅宣布公司2日收到赵宁和宋晓刚的书面辞职报告。由于身体原因,赵宁向公司董事会主席,董事和董事会专业委员会成员申请辞职。从上述职位辞职后,赵宁将不会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此外,宋晓刚因个人原因向公司董事及董事会专业委员会成员申请辞职,仍担任公司财务总监和董事会秘书。

根据公开资料,赵宁出生于1981年。他是中国珠宝玉石珠宝行业协会副会长,云南珠宝协会副会长,东方金路,兴隆工业的前控股股东,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Wind表示,早在2006年,赵宁就任上市公司董事,并担任副总裁,副董事长,董事长等职务。

宋晓刚是深圳发展银行罗湖分行的负责人。 1988年至2012年4月,任深圳市城市建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财务部副主任,深圳世纪星源有限公司董事。2012年,他加入东方金路,任职担任公司董事和财务总监。

此前,“证券时报”记者报道,这不是赵宁,而是该公司前董事长赵兴龙,他实际上管理着公司的日常事务。赵兴龙实际上还控制了另一家上市公司Orviet Communications。

4日晚,东方金罗同时宣布,公司计划于2019年8月20日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增加两名新董事的提议。

根据公告,由于公司董事赵宁和宋晓刚辞去董事职务,根据《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公司董事会提名张文峰和施永琪为第九届董事候选人。董事会会议,任期自批准之日起至股东大会。董事会到期。

据公开资料显示,张文峰自2018年8月起担任东方金隅总裁。石永琪未出现在上市公司监事的高级名单中。

天月超资料显示,施永琪是江苏东方金豪智能机器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机器人”)的法人,东方金隅持有金罗机器人40%股权。

兴隆工业降级为第二大股东

在赵宁离开东部金路之前,其控制的兴隆实业已退休至上市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在赵提交辞职报告当晚,东方金隅宣布,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代表“上新 - 普音伊伊第4集体基金信托计划”)称“上海国际信托”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8月1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从上新 - 普银义义集体基金信托计划账户中扣除了兴隆实业持有的公司1.05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7.75%)。 公告称,此次股权变动不会导致东方金路实际控制人变更,原第二大股东瑞丽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为第一大股东,兴隆实业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上海国际信托成为公司的第三大股东。

兴隆实业不仅面临着持股的简单转让。 7月29日晚,东方金罗宣布其债权人第一太阳能控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两起案件,理由是该公司及其子公司深圳金罗破产,重组。合并合并为破产。

这不是东方金隅第一次申请破产重组。

2019年1月,在证券和期货委员会违反调查信件后不久,兴隆实业申请破产重组,并以公司无法偿还到期债务并具有明显偿债能力为由提起诉讼。

截至1月21日,兴隆工业向东方金路借款16.49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但仍无法偿还。但是,由于“与信息有关的部分信息不完整”,该申请没有取得进展。

6月6日,兴隆工业提交了另一份东方金隅破产重组申请。法院接受并提起诉讼。如果无法成功完成破产和重组,东方金隅有被宣告破产的风险。

根据东方金罗的最新公告,债务尚未结清。截至4月18日,金隅珠宝的逾期债务为6.76亿元,东方金隅的逾期债务总额为33.85亿元,合计40.61亿元。

辞职仍然难以摆脱监管问题

虽然东方金隅的前房地产总监已经离开了市场,但赵宁仍然无法逃避监管部门的关注。

2019年2月2日,东方金罗发出通知,称赵宁和王伟有意将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兴隆实业100%的股权转让给中国蓝天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蓝田) 。转让完成后,中国蓝天将间接持有东方金路31.42%的股权,后者的实际控制人将更改为中国蓝田。

随后,上海证券交易所于2月10日,12日和17日向东方金禧年发行《问询函》和《监管工作函》,直接指向东方黄金点。最终,东方金隅宣布实际控制人赵宁决定终止收购。

7月18日,中国证监会发布《调查通知书》给兴隆实业,兴隆实业的法定代表人和中国蓝天公司及其相关人员赵宁。由于上述股东及相关人员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行为,中国证监会决定对上述股东及相关人员进行调查。

2019年1月16日,东方金宇也收到了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该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而决定调查该公司。

此外,据上海证券交易所7月29日报道,由于违反了东方金禧的信息,因此决定公司及公司现任董事长(董事会代理秘书)赵宁,当时的总经理张文峰,当时的董事兼财务总监宋晓刚,当时的独立董事和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召集人张兆国一直关注监督。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019年1月31日,东方金隅披露了2018年度业绩预亏公告。预计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在9亿元至1亿元之间。未解决的债务逾期对公司运营产生重大影响,利息支出较多,资产减值损失计入,并披露不存在影响业绩预测准确性的重大不确定性。

2019年4月23日,公司披露了业绩公告并更正了公告。据估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年度净利润将为-1.6亿至-17.5亿。纠正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将于2019年3月至4月收到。深圳国际仲裁法院和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决预计将产生6000多万元的营业外支出,其中公司确认为预计负债。 4月30日,该公司披露了其2018年年报。公司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18亿元。

上海证券交易所表示,公司的年度业绩是投资者关注的主要问题,可能对公司的股价和投资者决策产生重大影响。公司应根据会计准则对当前结果进行客观,谨慎的估算,并仔细预测结果。 2018年公司的实际业绩与预测业绩之间的差异达到了56.18%。该公司披露,业绩预测并不谨慎,并未提示影响业绩预测准确性的不确定性风险。与此同时,公司于2019年4月23日发布了业绩预测修正公告,并更正了信息披露。

),获取更多财务信息